主办单位: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
     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
承办单位:北京广播电视台
    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北京榜样 > 评选榜单 > 5月榜单

返回首页>>

[孝老爱亲]田琴:七位老人的爱心港湾

来源:首都文明网    撰稿日期:2018-05-31

 

田琴

  一、人物介绍

  田琴,女,38岁,密云区新城子镇太古石村一名普通家庭妇女。十几年来,为了双方七位老人,田琴放弃去城里打工挣钱的机会,任劳任怨地承担起了照顾七位老人的重任。七位老人有田琴的爷爷、奶奶和她的父母,有丈夫的爷爷和丈夫的父母,其中有三位患有脑血栓,一位患有胃癌。丈夫在外打工挣钱,家里的所有活计全部放在了田琴的肩上。在平常的日子里,田琴既要照顾年幼的孩子,还要伺候几位老人。母亲得了脑血栓,脾气暴躁,骂人、摔东西;公公、爷爷公重度脑血栓,卧病在床;爷爷胃癌晚期。对于一个“八零后”来讲,其生活的艰辛程度可想而知。但她没有退缩,而是勇敢地面对,用一颗孝心,书写了赡养七位老人的佳话。

  二、主要事迹

七位老人的爱心港湾

  作为一个“八零后”,她完全可以像同龄人一样,到城市里工作,住楼房,开汽车上下班。可为了照顾自己的爷爷奶奶和父母以及丈夫的爷爷和父母7位老人,她至今仍在山沟里,没有离开过家门。

  今年38岁的田琴,是密云区新城子镇太古石村一位普通妇女。十几年来,她用耐心、诚心、爱心,伺候双方家庭七位老人,得到了邻里街坊的好评。

  田琴姐妹二人。当初,她也想和姐妹们一样,到城里打工,过城市生活。姐姐出嫁后,她考虑着爷爷、奶奶、父亲、母亲都需要照顾,就放弃了这一想法。2003年,25岁的田琴与河北省承德市宽城县的小伙周文军结婚,男到女家,婚后一直居住在太古石村,并于次年5月生下了一个男孩。丈夫在外面打工,她在家里打短工,一家人每天过着平淡的生活。虽然经济上紧张了点,但感觉还算幸福。

田琴照顾母亲

田琴照顾母亲

  可这样平淡的日子没过多久,2006年,身体一直很好的母亲,突患脑血栓。田琴赶紧给送到县医院住院治疗。住了二十多天,医生告诉说,别浪费钱了,脑血栓很严重,活不了多长时间。田琴便把母亲接回家里伺候。母亲患病后,精神上出现了问题,脾气十分暴躁,犯了病就骂人。有时,正吃着饭呢,说饭不好吃,不是往饭里啐吐沫,就是掀桌子、摔东西,弄得一家人不得安宁。每次遇到这种情况,田琴都是含着泪水,慢慢安抚母亲。到现在,这样日子已经持续了十多年。

  “屋漏偏逢连阴雨”。2004年,丈夫的弟弟在一次车祸中丧生,照顾丈夫的爷爷及公公、婆婆的重担又落在了田琴夫妇的身上。每次夫妇二人从太古石去宽城婆家,都是早晨5点走,晚上6点才能到家。第二天,把该干的农活帮着干完,第三天再回来照顾娘家的几位老人。

田琴照顾父亲

  2013年的一天,田琴接到婆婆打来的电话,61岁的公公得了脑血栓,赶紧回来。田琴夫妇俩急忙回到宽城,把公公接到密云脑血管医院治疗。治疗一个月后,又接到家里疗养。由于是重度血栓,卧病在床,生活已经不能自理。考虑到年迈的爷爷公需要伺候,婆婆也年岁大了,田琴夫妇商量,把爷爷公、婆婆都接到太古石,这样会便于照顾。

  七位老人需要照顾,其中两位患有脑血栓。有时,这个老人刚照顾好,那个老人又来事了。看着家里老的老、小的小,田琴一下子感到,天都要塌下来了。开始,她每天都躲在没人的地方偷偷的哭,心里想:老天是不是在和我作对啊,这以后要我怎么活啊!有时,甚至想结束自己的生命,一死了之。但想起现在的幸福生活,看着纯朴憨厚的老公,活泼可爱的儿子,七位需要照顾的老人,田琴鼓起了生活的勇气,她没有退宿,而是勇敢地面对,承担起了照顾老人的重任。

田琴照顾奶奶

田琴照顾奶奶和母亲

  冬季山区温度较低,她每天都把锅炉烧得热热的,以防老人受凉感冒;夏季天热,经常开窗通风,为老人擦拭身体,以防湿潮导致生疮。老人们的被褥定时拆洗,始终保持洁净。每天起床后,帮老人们倒洗脸水、梳头、整衣服,让老人们每天都有一个好心情。她还经常给老人们讲社会上的新鲜事儿,帮他们按摩,做辅助治疗。只要他们想吃的东西,她都会竭尽所能尽量满足。

  2014年,厄运再一次降到田琴头上。八十多岁的爷爷突然感到胃部不舒服,田琴和老公赶紧把爷爷送到县医院检查。经检查,已经是胃癌晚期。为了治好爷爷的病,田琴把爷爷带到地坛医院住院治疗,她一个人在医院陪床,为爷爷端屎端尿。爷爷考虑着自己已经八十多了,没有几年活头了,也考虑着家庭经济条件,说什么也不住院了。田琴说,只要有一分希望,就要按照一分的希望治疗。爷爷并不是田琴的亲爷爷,是奶奶二婚招到家里的。看着田琴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,爷爷含着泪说,孙女对待我这么好,真是比亲的还亲呀。

  在爷爷病重的那段时间,由于田琴每天都要细心地照顾爷爷,所以和母亲接触时间就短了。有一次,田琴刚做好饭,一家人正准备吃饭时,母亲突然把一盘炒好的菜往地上一扔,嘴里嚷着:我好像不是你亲妈,不管我了,每天去伺候你爷爷,你以后就跟他过吧,别叫我妈了,他才是你亲妈。田琴眼含着泪水,赶紧给母亲说好话,稳定母亲情绪。

  也就是同一年,爷爷公也得了脑血栓。考虑到爷爷的年龄,医生建议回到家里保守治疗。七位老人,其中三个患有脑血栓,一个患有癌症,家庭现状可想而知。奶奶和婆婆虽然身体较好,但由于年龄大了,也帮不上什么忙。丈夫在外打工挣钱,家庭的重任全部落在了田琴肩上。

  为了多挣些钱,改变家庭经济条件,田琴在照顾老人的同时,在新城子小学找了一份食堂做饭的职业。每天早晨,她先去学校上班。然后,再回到3里远的太古石,给几位老人做饭。从早到晚,一天也闲不着,到了晚上浑身累得酸疼。

  由于过度劳累,田琴患上了腰间盘突出、脊椎病,厉害时,腿麻、疼痛、呕吐。但照顾老人的事情一刻也没有停歇。

  2015年,在几天时间里,爷爷和爷爷公相继去世。在弥留之际,爷爷拉着田琴的手说,孩子,是我们拖累了你,要不是因为这几个老人,你也可以和别的年轻人一样,风风光光地去城里打工挣钱,过上幸福的生活。但也是因为你,我才感觉自己特别幸福。看着两位老人离世,田琴心里既感到特别的酸楚,但也感到特别的甜蜜。酸是因为她没有让老人过上好日子,甜是因为她对得起两位老人。

  如今,家里还有五位老人需要伺候。当别人问起田琴时,她坚定地说,不后悔,老人生活的幸福,我们全家就幸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