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办单位: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
     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
承办单位:北京广播电视台
    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北京榜样 > 评选榜单 > 5月榜单

返回首页>>

[敬业奉献]于葆墀:炮制国药38载的大国药匠

来源:首都文明网    撰稿日期:2018-05-31

 

于葆墀

  一、人物介绍

  于葆墀,中国北京同仁堂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北京同仁堂制药厂主管药师、高级技师。80年代入职同仁堂,38年来,一直从事中药材前处理,即中药炮制岗位工作至今。熟悉数百种中药材及其药用标准,掌握各类中药材的炮制方法和质量标准。于2011年拜“国医大师、国药泰斗”金世元教授为师,学习金老的学术思想、炮制技艺。作为同仁堂安宫牛黄丸传统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之一的于葆墀,数十年来在中药炮制领域不断思索和钻研,使其中药知识得到了丰富、炮制技能得到了提高。一直致力于中药炮制工艺研究、技能传授。又通过跟师学艺,使其在带新人、传授技能方面更加充实和自信。

  二、主要事迹

炮制国药38载的大国药匠

  中药炮制是个精致活儿,“不及则功效难求、太过则气味反失”,炮制耗的不只是时间,难在火候把握。对于这句话,在同仁堂工作38年的中药大师于葆墀最有感触。

  一、钻研工艺炮制出高标准成品

  炮制包括炒、炙、烫、煅、煨、蒸、煮、淬、漂、浸、飞等不同的方法,起到减毒增效的功效。于葆墀说,炮制是个精致活儿,不是洗净切好晾干的简单重复劳动。

辨真去伪 一丝不苟

去粗取精 标准严苛

精挑细选 优中选优

  回想当年学徒,有一次,师傅问于葆墀:“桑皮丝怎么切?”他不加思考地说,把桑皮洗完切好就行。师傅接着问他:“洗完桑皮会不会有粘性?切的过程中会不会打滑?”听师傅这么一说,于葆墀一下子觉得连个桑皮都不会切了。师傅说,桑皮最好在冬天切,头天先洗了冻一宿,第二天再切,防止粘性,这样才能切得快、手下出活。大象皮去腐生肌,是一种很好的中药。好几公分厚的干透象皮,切起来可真不是吹牛皮,泡不开,切不动,从药材象皮变成饮片制象皮,难倒不少药工。第一次接触象皮,真让于葆墀犯难了。他查了不少古籍文献,连1959年公司老药工编的炮制工艺书籍也找出来了。象皮去掉杂质,刷洗干净了,却怎么也泡不透。他尝试不同的水温,泡了再润,润了再晾,晾了再泡,不停地重复,慢慢磨工夫。水温保持在30-40摄氏度最合适,泡好用手拧干再晾,晾干后再泡再润再拧,如此反复3-4天才能完成,于葆墀用诚心最终“折服”了象皮。

  二、口传心授 38年桃李满园

  于葆墀曾拜北京同仁堂中药炮制工技师刘荫林为师,后又拜国医大师、国药泰斗金世元教授为师。38年来,一直在中药生产的第一道工序(中药炮制)工作,始终坚守中药炮制技术的研究与质量管理工作。身为主管药师和高级技师,他在中药炮制工序第一线的实践中,做到了勤于学习、善于思考、敢于创新、擅于总结。掌握了同仁堂所有中药材的炮制方法和操作技术,除完成正常的中药炮制外,还对一些特殊品种、多年不生产的品种进行研究,解决了生产所需。同时,也为今后生产摸索出了具体的操作方法,并形成了基本工艺。例如,解决了“制象皮”、“制千金子霜”、“制硇砂”、“煨肉果”等类别品种的生产难题,并形成了生产工艺,指导生产操作。

名师带徒 口传心授

手把手 传技艺

  现今,于葆墀作为北京同仁堂制药厂的中药炮制高级技师,深感师父传授经验的重要性,从1999年开始,于葆墀已带完3批徒弟,共12人,目前正在带第四批8个徒弟。这批徒弟工作经历很浅,于葆墀就从中药的形态、特点等方面先让徒弟们去认识,再教中药材鉴别知识和关键技术点,中药炮制操作方法及炮制品质量标准。所有的教授都是结合现场生产进行的,这种方式最大的优势就是,首先不用专门准备药材以及工具设备等,所有的药材、设备设施、工具等都是来源于生产实际,免去了为带徒弟专门准备物料及设备设施等,也减少了不必要的投入,学到的都是实实在在的知识与技能。

  现在,已出徒的学员们全都工作在重要的岗位上,有的成为了生产骨干,有的成为了业务部门的领导。他在教授徒弟业务技术的过程中,既传授业务技能、更重视传授做人做事的正确态度。以身作则,努力践行同仁堂“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、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”的制药古训。

  三、传统技艺原汁原味地传承下去

  同仁堂的产品以安宫牛黄丸最为著名,作为同仁堂安宫牛黄丸传统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之一的于葆墀说:“如今的安宫牛黄丸由11种原料组成,而中药炮制是制作工序中最重要的一环。”刚工作半年,于葆墀就曾接触过安宫牛黄丸的原料,但当时并未留意过。一年后他在配料岗位知道“专药专用”,再看到安宫牛黄丸原料时就会默默记在心里。等到他可以炮制安宫牛黄丸药料时,面对复杂工艺,他注意精细炮制。“选料、加工很重要。牛黄的使用量很大,但也要一个一个看,一点一点挑。珍珠要用豆腐或豆浆煮够恰当的时间,这是一个净质的过程。麝香、黄莲、红栀子、产量有限的黄郁金等都要仔细挑选、加工。”2014年,于葆墀和同事们前往深圳保安区凤凰古村参加中华巧艺百项展示。当时展期是五天,于葆墀提前一天到达布置展区。第二天他早早就带着100种中药作为标本,向现场观众们展示炮制安宫牛黄丸药料的部分过程。“传统技艺对社会具有传承和展示作用,我作为传承人有责任原汁原味地去传承这门技艺。”

于葆墀讲授中药材品目种类

于葆墀工作照

于葆墀工作照

于葆墀工作照

  今年10月,于葆墀就到了退休的年龄,“我会把自己的这8个徒弟带完再彻底退休,同时还会在工作室中继续解决中药炮制中发现的问题。”于葆墀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