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办单位: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
     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
承办单位:北京广播电视台
    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北京榜样 > 媒体报道

返回首页>>

京郊日报:闫永杰 让每一位烈士都安然“回家”

来源:京郊日报    撰稿日期:2018-10-09

 

闫永杰(左)和同事讨论工作。

  “一条线索都不能放过!”自打延庆区民政局在2016年启动对全区零散烈士墓抢救性保护工作后,这句话就成了闫永杰的口头禅。作为延庆区民政局优抚科科员,85后的闫永杰每天的工作都是和“烈士”打交道;入职的第一天他就开始下乡奔波,曾经半个月跑了8个乡镇,调查了72座烈士墓,4年间他先后行程3000多公里,只为寻找散落在各地的烈士遗骨。在他的心中,他把每一名烈士都当作是自己至亲的人来守护。

  2016年,延庆区民政局启动对全区零散烈士墓抢救性保护工作。面对社会各界提供的172条零散烈士墓线索,全科人逐一核实情况,只要上报信息中有烈士安葬地点,小闫都作为“冲锋军”对烈士墓实地考察,生怕遗漏一条线索。无人管理的烈士墓大多散葬在山沟里、道坎上,都是披荆斩棘才可以找到。闫永杰经常是早晨8时出门,下午5时还在山头儿上转悠。面对这份苦差事,闫永杰总是很乐观:“能为烈士做点事,我心里高兴。”

  也是从2016年开始,每年清明节清晨,延庆区民政局都要派出4组人奔赴全区22处烈士纪念设施,为烈士敬献花篮、扫墓、培土。小张家口村的山坡上,闫永杰和祭扫小组的工作人员一起,轮番抬着1米多高的花篮,向小张家口村烈士纪念碑艰难前行。烈士纪念碑位于小张家口村村南半山坡,周围荒草丛生,多年来人迹罕至,道路亦无迹可寻。经过近一个小时的跋涉,满载鲜花的花篮终于被敬献到纪念碑前,小闫和工作人员还为6座烈士墓一一填土、除草,静立默哀。小闫边为烈士墓除草边说:“这些烈士牺牲的时候大多都青春年少,没有后人,我们就是他们的亲人。”

  2017年3月,延庆区烈士纪念墙工程启动后,闫永杰工作更“较真儿”了。“在该区记载的1618名烈士中,有的长眠在远离家乡的战场上,有的迫于战争的紧急形势没有留下安葬的线索。”小闫说。建一面烈士墙镌刻上延庆籍和在延庆牺牲的烈士英名,让烈士魂归故里,成了民政局和全区烈士家属最牵挂的事。既然是延庆区的烈士墙,自然要包括延庆籍和在延庆牺牲的所有烈士,关于烈士的记载有两处来源,一是延庆区烈士英名录,二是全区22处烈士纪念设施中记载的烈士,这两个可能会有交叉,每名烈士都要逐一对照。最难办的是八达岭烈士陵园的三块纪念碑,由于碑身风化严重,有好多名字难于辨认。小闫和优抚科的同事冒着寒风,多次来到八达岭烈士陵园,拓印、手抄、利用光线变化,绞尽脑汁出新招儿,来辨别碑上的名字,只为了不落下一位烈士的名字,最终整理出970位烈士英名。将22处烈士纪念设施上的烈士英名和延庆区烈士英名录比对后,共整理出了2165位烈士。同年8月,延庆区烈士纪念墙在八达岭烈士陵园落成,长6米、高3米,2165名烈士的名字整齐有序地排列在整面烈士墙上。建成后的第二天,小闫搀着1位老妈妈来到烈士墙前。小闫帮老人找到她父亲的名字,献上了鲜花。老人站在烈士墙前深深地鞠躬,“我的父亲牺牲在解放战争的战场,尸骨不知道安葬在哪里了,今天终于有个祭奠他老人家的地方了。”一句话触动了小闫的心:“少了一位烈士的名字,就是我们失职啊。”

  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,闫永杰把每一名烈士都当作是自己至亲的人来守护。在他的努力下,2016年全区零散烈士墓抢救保护工作实现全覆盖,每一位烈士都安然“回家”。2017年,全区延庆籍和在延庆牺牲的烈士英名全部被镌刻在烈士墙上,2165名烈士魂归故里。2018年,全区烈士纪念设施的祭扫实现全覆盖,清明时节每一位烈士墓碑前都有人祭扫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jjrb.bjd.com.cn/html/2018-10/09/content_286325.ht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