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办单位: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
     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
承办单位:北京广播电视台
    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北京榜样 > 媒体报道

返回首页>>

北京日报:义务扫楼21年

来源:北京日报    撰稿日期:2020-08-17

 

  提起李润梅,宣武门西大街4号楼的居民几乎无人不知,“谁不知道大梅姐啊,真的是现实版的‘闲人马大姐’。”

  “大梅姐”其实一点也不闲,她只是爱管“闲事”——“承包了”整栋楼的环境卫生,而且一干就是21年,分文不取。

  今年57岁的李润梅梳着长长的辫子,每天“全副武装”,戴着口罩、帽子、手套,围着围裙,拿着扫帚、抹布、拖把和洗涤工具,弯着腰,仔细清洁着楼道的卫生。

  “扫楼”开始于1999年。那会儿,李润梅刚从单位“下岗”。4号楼是简易的筒子楼,建于上世纪70年代,没有物业管理。看到家门口、楼道里脏兮兮的,李润梅心里难受。她先把自己家、邻居家门口整理干净了,又没忍住,把自己家所在的10层24户门口全拾掇了。“咱们楼有很多租客和孩子家长,他们上班、学习很累,要是看到自己房子周围环境整洁,心情也会变好。”李润梅决定为整栋楼换“新装”。

  从那时起,李润梅每天早上5点起床,早上3小时,下午2小时,从一层到13层,315户,一层层打扫,从台阶、扶手,到纱窗、玻璃,每个角落都不放过。

  最难清理的要数楼道的纱窗了。“纱窗是用来通风的,我们楼道里的纱窗却是用来落灰的。”为了把楼道里的纱窗收拾干净,李润梅自己掏钱,买来100多瓶洗涤灵和几十块抹布,从家里搬来梯子,站在窗户边仔细清理灰尘。

  一块纱窗还没擦干净,一桶水就变成了泥汤,李润梅就一趟趟回家换水。由于灰尘、脏东西过多,李润梅经常把自家下水管道都给堵了。“我老公二话没说就赶紧帮我疏通,怕我太累还帮我一起干活。”李润梅笑着说,她花了整整半个月时间,三十年没擦过的纱窗被擦得锃亮。当她站在纱窗前休息,风透过纱窗吹进来,李润梅觉得,那是她这辈子感受到的最清新的风,“当时我就觉得自己这样做值了。”

  其实刚开始,李润梅没少听到闲言碎语。“也没有工资,别干了。”“十几年都没人管,你一个人就能弄干净了?”李润梅没说话,还是一天天坚持着。把楼道收拾干净了,闲不住的李润梅又开始装饰起楼道,给每层摆放各种各样的绿植,贴满窗花,还给每家每户铺上了地毯。过年挂上红灯笼,一眼望去,整个4号楼红彤彤一片,煞是温暖。

  慢慢地,来来往往的邻居,大多认识了李润梅,也感受到她带来的改变。木头楼梯扶手,漆已斑驳,却一尘不染;每层长长的楼道里,不见一点垃圾;走廊的暖气片脚下铺上了地板革。“大梅姐,您又在干活啊。”“歇歇吧,我们会好好维护的。”其实大家不知道的是,李润梅身体不好,曾7次突发心梗,而且患有血管瘤,动过3次大手术,每次都是在鬼门关上走上一遭。

  “第一次扫楼,我是觉得看楼道脏,受不了,后来慢慢成了习惯,我就想着给大家一个干净的生活环境。”病痛也无法阻止李润梅“扫楼”的步伐。2014年手术后出院的第三天,她强撑着身体继续打扫卫生。“打扫了这么久,突然间没人打扫了,我怕邻里会不习惯。”李润梅的行为,也感染了整栋楼的居民。

  “大梅姐真是热心肠,是我们的榜样。”邻里对李润梅赞不绝口,在得知李润梅生病了还在为大家服务,楼里的居民便自发和李润梅一起开始打扫卫生。李润梅打扫一次楼道时间也从5小时变成了2小时。

  和李润梅做了多年街坊的孙英莉还记得,有一天在楼道里看到一位小伙子随手扔垃圾,她当时就想起了李润梅忙碌打扫的身影,孙英莉走上前去。“小伙子你长得挺帅气,穿得挺精神,乱扔垃圾可不合适。”接着她又问,“你认识咱楼里每天打扫卫生的李润梅阿姨吗?”“偶尔打扫一次容易,长久坚持便是难事,她干了十几年了。”听完孙英莉的一番话,小伙子低头认错,“阿姨您别说了,我知道错了。”

  楼里还有两名小学生,每逢假期,加入“扫楼”的队伍。“我们小区有个李奶奶,她承包了我们整栋楼的环境卫生,她就是我们生活中的活雷锋……”小学生的作文中还写了李润梅的故事,在学校还获得了大奖。

  “大梅姐”不仅喜欢在楼里忙活,“闲事”还管到了外面。李润梅每年都为顺义区太阳村的孩子们捐衣物、文具、玩具娃娃等。她每次来太阳村看望孩子们,孩子们都马上围过来,亲切地喊她“李奶奶”。她还是西城区红十字会希望之光团队的志愿者,一有时间就去敬老院,给老人带生活用品,亲自给老人包饺子,和老人聊家常,还请医生为老人检查身体。

  2020年疫情以来,李润梅也没歇着,她主动投入到社区的抗疫第一线,同社区工作者一道对社区的楼道、电梯、楼梯扶手和大门口垃圾桶等公共区域进行卫生消杀,还参加社区值勤,为街坊进行信息登记和体温测量等工作。

  这两天,4号楼不见了李润梅的身影,因血压突高,她住院了。“我得赶紧休养,尽快康复回家。”李润梅还惦记着自己的“扫楼”工作。

查看原文>>